醫院門戶網站 健康體檢中心網 招投標中心網 科室子網站 網上掛號 干部保健中心網 醫學教育管理系統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今天是            
     當前位置: 首頁 » 門戶網資訊 » 記憶.追尋 » 正文
    曹清泰:一曲感人至深的生命之歌
      發布時間:2013-06-13 閱讀:17490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核心提示: 曹清泰教授是我國西醫領域,早期的醫學家和踐行者,同時也是一位醫學教育家;他身先士卒,與他的同事、學生一起,努力探索醫學奧妙,刻苦鉆研業務,以愛心救助病人,用善心
                               
    曹清泰教授是我國西醫領域,早期的醫學家和踐行者,同時也是一位醫學教育家;他身先士卒,與他的同事、學生一起,努力探索醫學奧妙,刻苦鉆研業務,以愛心救助病人,用善心對待病人;德藝雙馨的他,早已桃李滿天下,他的不少學生現在都成為安徽省的知名專家教授,醫療行業的棟梁;仡櫜芮逄┙淌谒哌^的艱苦奮斗的一生,我們可以從其人生脈絡中體會到他努力求學衷心報國的赤子情懷。
    讀書報國---勤工儉學
         曹清泰教授是一位普通農民的兒子。1906年,他生在直隸省保定府下定縣的北下叔村,這里離北京140公里,自古就是京畿重地。那里的民智啟發較早,也是我國早期民主革命的搖籃,從二十世紀一二十年代的到法國的勤工儉學運動,到三十年代的晉察冀邊區的地道戰,這里都是革命烈火紅紅燃燒的地方。在家排行老二的他,自小就好讀書,農忙種地,閑時在村里教私塾的父親也分外喜歡他。家里訂了一份官報,曹清泰也學著父親讀報,并且讀給村民們聽,而鄉親們的贊許和他們對時事的評論也讓早慧的曹清泰對生活有了初步的感悟,當時的以北洋軍閥為主的混戰,讓廣大勞苦民眾四處逃難,無法安生。國家的積貧積弱,讓外侮當前。1919初的巴黎和會對中國的議定結果,更讓當時的民眾義憤填膺。這時的曹清泰已經13歲了,他更加了解到讀書的重要性,他覺得要立志報效苦難的祖國,沒有一手好的技術,是沒有什么希望的!所以讀書成才從此成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那當私塾先生的父親和他母親商量著賣掉家里的幾畝田,把他送到保定府去讀西式中學,而曹清泰聽說高陽縣有個留法的勤工儉學的學校,可以邊做工邊上學,還可以給家里掙點補貼,就央求父親帶他去報考。在高陽縣布里村的留法工藝學校,曹清泰通過了國文、算術、體力三門考試。于1919年秋,成為留法工藝學校第三期北方班的學生,經過一年緊張的學習,他拿到了結業證書,于1920年6月乘坐法國客輪博爾多斯號前往法國。并于8月抵達法國里昂,開始了他在法國勤工儉學的日子。
    在里昂,經同鄉介紹,他考入了圣瑪葉學校,堅持勤工儉學。一邊在里昂造絲廠化驗室做工,一邊努力學習法語。不久,他因出色的成績被錄取為蒙伯利葉大學醫學預科學生。一年后,考入了中法大學海外部公費生,被分入里昂大學醫學院就讀。在那里,他如饑似渴的攻讀醫學,經過刻苦的學習,1936年在里昂大學醫學院獲取了醫學博士學位。  
     正在他熱情滿懷、準備回國實現其科學救國的宏愿時,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了;面對德國的飛機轟炸,他不得不為逃避戰亂而四處奔波。不久,在導師喬治·鮑特曼教授的推薦下,他來到波爾多大學醫學院耳鼻喉科工作。白天,他潛心鉆研醫學殿堂的神圣奧秘;夜晚,他常常在夢中同親人們相聚,醒后卻發現是孑孓一人,不禁淚流滿面。后來,鮑特曼教授和同事們,看到他而立之年還單身一人,便要給他介紹一位法國女孩子給他相識,勸他在法國成家立業。曹清泰思考著自己的打算,想著自己的回國志向,如果帶著一位法國妻子回國,豈不多了一條羈絆?于是他就婉言謝絕了老師的美意。    
     l945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夕,正在籌建中的聯合國衛生組織了解到曹清泰的學術水平,以高薪來聘請他參與組織的籌備工作,面對事業上更大的發展機會,一心想報效祖國的曹清泰沒有任何惋惜,就回絕了聘書。這一年8月,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了,巴黎的街頭徹夜狂歡;曹清泰也走在歡樂的人群中,思維卻讓卻他朝著當時的中國大使館走去,要求自己能夠回國參加建設。當他辦好回國的簽證后,和他在里昂的導師喬治·鮑特曼進行了道別,他的導師為他放棄聯合國衛生組織的籌建工作和國際紅十字會的聘請而扼腕,但又為他對祖國的堅定信念而感動,緊緊的握住曹清泰的雙手,久久的不愿松開!他那波爾多大學醫學院耳鼻喉科的同事得知他的離開,也都依依不舍的和他告別,曹清泰望著同事們,回想自己在法國的歷程,不經意間都25年了,因為日本的侵華戰爭,自己遲遲回不到災難深重的祖國!現在終于可以夢想成真啦!臨行前,他變賣了在法國的所有家當。購置了一套耳鼻喉科醫療器械,裝滿了兩個皮箱,登上了飛往祖國的飛機。飛機一直沿著歐亞大陸飛翔,當飛機到了祖國領空,面對白云下的錦繡河山,曹清泰滿懷激情,興奮異常。他情不自禁地說:“我回來了,我回來了!”   
    飛機降落到了重慶,一下飛機,就拎著皮箱到了醫政局,希望能用自己的醫術服務于民眾,結果他們的答復卻使他大失所望。當時的重慶市已是官僚政客的天下,沒人來關心歸國人才的工作,曹清泰一直奔波了三個月,四處尋找工作,結果卻沒有一家醫院接受他,他那“科學救國”的雄心被倒頭澆了一瓢冷水。萬般無奈之下,他輾轉來到上海,找到了上海法比瑞同學會,當時法比瑞同學會正在組建一個中西療養院,就聘請他主持耳鼻喉科的工作,在那里,他最早在國內采用了擠切法來進行扁桃體的手術,這個手術即快,失血又少,病人痛苦也少,很受患者的歡迎!但中西療養院是一家貴族醫院,開一個扁桃體,就要一條小黃魚(一兩黃金),那是勞苦大眾所能看的起!他不愿只為權貴富豪們服務,就想方設法應聘到上海市立第四醫院,擔任了耳鼻喉科主任,開始了他為勞苦大眾解除病痛的行醫歷程。
    1949年5月,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炮聲在上?罩许懫,市立第四醫院的地下黨員英勇保護醫院資產,來迎接上海的解放。解放軍戰士進駐上海后,對市民秋毫不犯,不入民宅,就是作息也是露宿街頭,此情此景,都讓曹清泰看在眼里,記在心里。這時他才深切地感悟到:中國的希望就要落在了他們身上,中國的未來要靠他們,他對共產黨的敬意油然而生! 
    艱苦創業---任勞任怨
    1949年上海解放不久,東南醫學院在黨的號召下準備內遷安徽。當時的東南醫學院附屬醫院的張孑聲副院長慕名找到曹清泰,見面就對他說:“黨號召知識分子支援內地建設,我們想聘你主持東南醫學院耳鼻喉科。”曹清泰毫不猶豫地接受了聘請。半個月后,曹清泰攜同新婚不久的妻子劉定,登上北去的列車,隨東南醫學院先遣隊第一批來到了安徽省的懷遠縣。
     在懷遠縣城的兩所美國教會醫院民望醫院和民康醫院里,東南醫學院數百名師生在那里落腳了。那里沒有自來水,沒有電燈,沒有煤氣,一切都無法和上海相比,連蠟燭都是奢侈品。在灰暗的煤油燈下,他的妻子劉定哭了,曹清泰堅定地對她說:“當初,是我們自己要求來的,現在遇到一點困難就退卻,那怎么行?”劉定理解丈夫的心,第二天,夫妻二人雙雙脫下了西裝和旗袍,換上了軍裝和列寧服,精神抖擻地投身到建校行列中去了。
    1952年,由于醫學教育布局的需要,東南醫學院又從懷遠遷到了合肥,由于它是安徽省第一所醫學高等院校,安徽省委給其重新命名為安徽醫學院。曹清泰身兼耳鼻喉科教研室主任和附屬醫院耳鼻喉科主任二職,安徽醫學院附屬醫院的耳鼻喉科也就成為安徽近現代歷史上的所成立的第一個耳鼻喉科?剖页闪⒅,他把從法國帶回的醫療器械都無償地捐給了醫院,來滿足一部分耳鼻喉科手術的需要。他也精心培養了一批批耳鼻喉科的?漆t生,如今安徽省老一輩的耳鼻喉科醫師,大都出自于他的門下。
    1962年十月,他從自己精心編著的百萬字書稿《實用耳鼻喉科學》中抽出了《咽科學》部分交由上?茖W技術出版社出版;首印4000冊,由于編著權威詳實,一年后還被出版社再版,這在經濟困難時期的六十年代,都是很少見的!這以后,他又有多篇論文陸續在各種雜志上發表。由于曹清泰在耳鼻喉科疾病的治療與研究上,做出了突出的貢獻,他也成了聞名遐邇的耳鼻喉科專家。
      回顧他所走過的道路,工作地點幾經轉移:法國——上海——安徽,條件越來越差,待遇也越來越低,可這全是他無怨無悔自愿走過來的,這里凝聚著曹清泰對祖國、對黨一片熾熱的感情!
    不求名利---愛心治病
        曹清泰認為,作為一名醫生,最基本的是應有一顆赤誠的愛心,視病人如親人,痛病人之所痛,急病人之所急,應為病人把生命和健康都托付在醫生手里。醫生不僅看病,更重要是面對生命!要關心愛護病人,因為每一個人的身體稟賦都不相同,同一個病癥在每一個人身上各有所不同,醫生要有愛心去仔細觀察,去體驗,才能從根本上解除病人的痛苦;讓你的病人信賴你,聽從你,才能解除顧慮,配合治療,獲得良好的治療效果,更快的痊愈。醫療條件的艱苦,不是不能治好病的原因,一個醫生更應該發揮主觀能動性,利用現有的條件,做到更好的治療,就像白求恩大夫那樣,在任何艱苦的情況下治好病。當醫生能真心給予病人關愛,對他們報以同情和安慰,仔細地向病人解釋病情,給他們樹立信心,病人就會堅強起來,樂觀的配合治療,就能夠增強自身的免疫力,對抗疾病,得到治愈。曹清泰教授就是這樣以愛心去治病的,他不僅救治好了病人,還因此結交了不少的知心朋友。
    從1950年到1987年,在曹清泰擔任耳鼻喉科主任的30多年間,他都是幾十年如一日,天天堅持門診,視工作為生命,最多時,他一天下來要接待兩三百病人,直到累的坐在椅子上站不起來!下班晚了,錯過了公共汽車,他就步行回家,時間不夠就加班加點,甚至整年整年地放棄星期天的休息!上專家門診,面對著飽受疾病折磨的病人,曹清泰有時忙得真的是連午飯也顧不上吃,就這樣晚上回去,他還要繼續翻資料,看文獻,分析,思考,研究,一直搞到深夜。不少同志看到曹教授在高齡之年,還這樣奮發努力,不禁油然起敬,十分贊佩。但在“四人幫”橫行的那個時候,他整年整月地埋頭工作卻被說成是“白專道路”;自己千方百計地購買和收集國內外文獻資料,被說成是“洋奴哲學”;由于人員不夠,設備不全,資料不能及時整理,數據不能及時統計,他所開展的工作還成了風言風語的材料,好不容易把資料整理出來,又無法送出去......真是困難重重。但是,曹清泰認定自己研究的是多發病、常見病的防治,干的是對廣大人民群眾有利的事,走的是正道。他始終如一,不后退一步,堅持開展醫療工作和科學實驗。曹清泰的辛勤研究和診療實踐獲得了明顯的效果,這也吸引了報刊和電臺的注意,在報道之后,求醫的來信竟像雪片一樣飛來,最多時一天竟收到123封信。他在繁忙的工作之余,用大量的時間給病人復信,忙到深夜也是常事。常常都到夜里12點鐘了,老伴喊他入睡,他說著“一會就來”,可就是不見來的人影!老伴火了,就會到書房奪下他的鋼筆,摘去他的老花鏡,讓他回臥室!曹老急了,就在書房里不停地走,還用拐杖把地板搗得砰砰響!多年來的相依為靠,老伴最理解他的心,堅持不過,就送還他的筆和眼鏡,遞過一件大衣,說:“老曹啊,咱都80歲的人了,身體又不好,還拼著老命,我心里受不了!”而曹清泰還是在完成每天的既定任務后才入睡!為了支持曹清泰,分擔一些工作量,他那擔任兒科醫生的老伴也跟著他學習變態反應,給他當起了助手!
    1984年底,曹老因勞累過度,患肺炎住進了病房,醫院領導才算讓曹清泰脫離了耳鼻喉科的領導。出院后,由于抵抗力差,他又染上帶狀疤癥,腰腹部一流子都是連續的水泡,又癢又疼?伤弥汗澠陂g還有四位病人療程未滿,而門診部節日脫敏停診,如不按時注射混合菌苗,就會影響治療效果!于是,他便把病人約到自己家里來,大過年的,患病未愈的他,還是艱難地起來,蹲著為病人準備注射用的藥物和器械。病人登門,曹教授扶墻起來,一陣眩暈,都險些跌!。老伴忙著扶他坐在椅子上。病人見了,也嚇到了,連忙告辭,曹老忙著喊道:“別走!別走!”當時來自河南鄭州公安局一位同志被眼前的場面感動了,血氣方剛的人啊都眼眶濕潤了,說:“曹老,俺代表全家給您拜年了,您老長壽就是我們大家的福份!” 等到病人走后,曹老卻癱坐在了椅子上。老伴責怪地說:“老曹,你的身體越來越差,都過年了,就不能歇歇嗎? ”曹老卻緩緩地說:“我年紀大了,為病人看病的時間不多了,就讓我抓緊時間多看幾個病人吧!” 還有一次是在1985年仲夏的一天,下著大雨,一位預約好的山東來的患兒沒來脫敏室,曹老不放心,就趁下班后到旅館看他,結果看見患兒突然發高燒,他的父母急得團團轉。曹老就忙著喊來醫生和護士,為患兒打針吊水。一連幾天,他頂風冒雨,往返奔波;純旱母赣H是個農民,見白發蒼蒼的老人,一身雨水兩腿泥的,來看望自己的孩子,一腔熱血涌上心頭,“撲通”一聲跪在曹老面前:“老人家,您老大恩大德,叫俺莊稼人該咋報答?”曹老忙欠身攙扶他說:“千萬別這樣,孩子是病人,我是大夫,這是醫生應該做的!” 曹清泰就是這樣,把一顆赤誠的心全部奉獻給病人了。
    忘我拼搏---老當益壯
    在七十年代的時候,一次,他接待了一名經許多醫院診斷確診為神經性耳聾的病人,曹清太給他進行了詳細的檢查,聽力差極了,就是把鬧鐘靠在他的耳朵上也聽不見,但是病人這次來看病并沒有提出要治耳聾,因為他耳聾已經七年了,久治無效,也就放棄了。這次他到脫敏門診來是為了治另外一種。合。在治療過程中,曹清泰發現病人隨著哮喘的好轉,他的聽力也恢復正常了。這讓曹清泰深受啟發,聾啞難道還和變態反應有關?哮喘的緩解和聽力的恢復,究竟是因為有某種內在的共同因素,還僅僅是一種偶然的巧合?為了尋找足夠的樣本,他來到了聾啞學校,為那些可愛的但不能說話的孩子進行了普查。通過幾個月的認真觀察和調查分析,他發現統計的樣本中有百分之二十的聾啞孩子同時患著哮喘,百分之八十五的聾啞孩子同時患有某種過敏性疾病?刹灰摧p這些普通的統計數字,正是這些數字標志著一個極有意義的發現,因為在正常的統計人群中只有百分之十的人患有過敏性疾病,在那個時候,國內外的文獻資料都沒有報道過與此相似的發現。調查的結果,初步驗證了曹清泰根據實踐經驗所提出的設想,也鼓舞了他去進一步的探索和研究。于是他就開始選用脫敏療法嘗試治療聾啞疾病,第一批他選擇了七個年齡偏大的聾啞兒童試用脫敏療法,一開始效果很好,其中有五名聽力顯著提高,但過了一段時間,聽力又降了下來;曹清泰猜測這個療效可能與年齡有關聯,于是他第二批又選擇了三名年齡較小即五歲以下的兒童進行治療,發現經過四次脫敏治療,其中就要兩名兒童能聽見講話。用脫敏療法治療聾啞疾病就初步實現了!,這是不是偶然的巧合呢?當然不是,而是有著豐富臨床實踐經驗的曹清泰,通過日常大量的觀察,再經過長期實踐,通過科學的假設,再經過認真的研究而得到證實的結果。
    變態反應是聾啞的病因之一。曹清太的這一重要發現,為變態反應學的理論研究和聾啞防治的研究提供了新的途徑,增添了新的內容。但是曹清太并不以此為滿足,為了闡述脫敏療法的理論,為了使更多的人熟悉脫敏療法,應用脫敏療法,他還寫作了一本二十五萬字的《變態反應學》交給了出版社出版。
    鞠躬盡瘁---身傳后人
    曹清泰在自己最后的人生歲月里,他越發覺得讀書研究的時間緊迫!他一心為病人看病,每天工作之余,他還要親自回復許多病人的來信,并且每天2-4個小時的研讀資料的時間,都還是雷打不動!老伴勸他注意身子,他卻說,老人家嘛,每天睡六個小時就夠啦!
    退休后的返聘工作,曹清泰還是一如既往的沒拿過什么休假日,因為進行脫敏治療的病人療程不能中斷,所以逢到節假日,醫院脫敏門診不上班,他就在家里給病人治療,他配制了不同劑量濃度的藥物,親自給病人清洗消毒,延續治療。所以節假對他來講反而更忙了!上班這么多年,他沒請過病假,就是有點不舒服的時候,他也是小病自治,一挺就過去了。
    病房里值班的年輕醫生,要是碰到難處理的急診,像困難氣道的異物,食道異物導致血管破裂的病人,他們第一個想求援的就是曹清泰老主任,因為曹主任關心新人,熱心帶教,善于點撥,常常能讓人茅塞頓開,受益匪淺!
       曹清泰的工作也獲得了醫院和省里的關注,在1982年,七十六歲的他還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他還在1986年度的安徽省總工會召開的“紀念五一國際勞動節100周年表彰大會”上,榮獲安徽省“五一勞動獎章”和“安徽省優秀醫務工作者”的稱號。
    1987年初,他還邀請他在法國里昂大學醫學院讀書的老師馬萊基,后來的中法大學校長來安醫附院講學,并安排耳鼻喉科的醫生前往法國研修,他的課題項目《混合性菌苗治療神經性耳聾》也即將獲得安徽省科委的鑒定,曹清泰的工作勁頭還是不減當年,可是這也嚴重透支了他的健康。 2月24晚,曹老突發可心絞痛。第二天上午,他就被家人送住院觀察。頭兩天沒出現什么危險癥狀,他就躺不住了,非要求著出院不可,醫護人員攔住了他。他央求著說:“請放我走吧,我有好多事要做啊!”醫生不同意,他又乞求道:“我真沒有病,請你們放我出院吧!”醫生就是不許,他才無可奈何地躺下來?评锿救タ此,他總是詢問病人情況,談科室動向;他的研究生來探望,曹老又有了精神,在病榻上,就開始指導起學生的課題來;耳鼻喉科主任劉文新來看他,曹老還囑咐他說:“那混合菌苗的鑒定會就推遲20天吧!選送法國研修的同志要選業務上最優秀的.......”正當他滿懷信心地規劃他晚年最后的人生藍圖時,死神卻邁著急速的步子向他奔來,他一生住院三次,前兩次都是病末痊愈就被他溜走了。這一次,醫生特地招呼護士:“當心別讓曹老開溜了!”可是這一次良好的治療卻沒有對抗住疾病的發展,3月初,曹老身上出現了心力衰竭,繼而又發生了腎功能衰竭和呼吸衰竭。而且感染上的霉菌還使他的口舌嚴重潰瘍,舌頭不能打彎了,他還要出筆來,在紙上寫出他的想法。 3月11下午4時許,曹老的身體開始抽搐,嘴里也說不出話來,他用顫抖的手寫下“劉文新”三個字。劉文新得知后一頭就沖入了病房,見曹老嘴不停地顫動,知道他有話要說,就輕輕地問道:“老師,是不是還掛念著你出書的事?”曹老搖搖頭, “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要囑托?”他仍然搖頭。 曹老用顫巍著手,示意著要筆,在紙上他歪扭著寫下了難以辨認的七個字,大家仔細的辨認著,發現是:“你把他們團結好!”耳鼻喉科的幾位主任劉文新、王恩普、韓培錦看到這,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淚水,一起對他說:“您老放心,我們一定同心協力搞好工作,完成您開創的事業!”曹老輕輕地舒了一口氣,又在紙上寫些什么,可他的手卻不再聽使喚了,留下大家沒猜出的一些字來。 1987年3月12下午7時40分,曹老的心臟永遠停止了跳動。 他走了。他留下了什么呢? 他主編的20余萬字的《耳鼻喉頭頸部解剖學》已排版付印了;原定近期舉行的《混合性菌苗治療感應神經性耳聾》的鑒定會邀請信已發出; 《脫敏治療精神分裂癥》、《混合菌苗藥物選擇》兩個鑒定的材料已著手準備;20多個科研課題已在科里布置好,并列入了計劃;還有,給病人寫好的六封信,放在桌上未來得及發出……
             
    曹教授去了,可他卻留下一種努力進取,艱苦奮斗,為報效祖國,為黨的事業拼搏向上的崇高精神。他相應號召,黨讓到哪里就到哪里,黨讓干什么就干什么,從來不顧自己的得失。為治病救人,他刻苦讀書,鉆研醫學,精益求精,以精湛的醫術為搶救人民生命,為祖國多做貢獻,以自己的實際行動為我們留下了一曲感人至深的生命之歌!
                             (口述 劉定    整理 段文超)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下一篇: 征文通知
    上一篇: 胡允文:為安徽的兒童健康事業貢獻畢生精力

    Copyright © 2013 www.moonying.com 版權所有 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 -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地址:合肥市績溪路218號  郵編:230022  電話:(0551)62922114  傳真:(0551)63633742     皖ICP備11004440號-2  全程網絡支持:安徽炎黃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當前在線人數: 位    皖公網安備:34010402701077 
    棋牌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