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門戶網站 健康體檢中心網 招投標中心網 科室子網站 網上掛號 干部保健中心網 醫學教育管理系統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今天是            
     當前位置: 首頁 » 門戶網資訊 » 記憶.追尋 » 正文
    許學受:靜水流深 一心一境
      發布時間:2013-06-13 閱讀:17916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我是一名醫生,是服務于病人的,這就是我生命的全部意義所在。離開它,我什么都不是。
           ——許學受
        我做了我該做的工作,我只要活著,還要做一些事情,來報答黨和國家給我這么多的榮譽。
                                                    ——許學受
                 
        作為晚年享有盛名的老人,許學受的身份有很多:從政治上看,歷任安徽省人大代表、全國人大代表、安徽省政協副主席、中國致公黨安徽省第一任主委;從事業上說,我國著名的呼吸病專家,安徽醫科大學資深教授,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呼吸內科創建者和開拓者,《臨床肺科雜志》創始人兼主編,年近九旬,在全國第四屆呼吸科評比時還得到我國呼吸醫學行業最高獎項“中國呼吸醫師獎”。
    回溯悠悠歲月,在高尚和信仰中穿行,時間的這枚“印章”在老人的身上烙下了深深的八個字——靜水流深,一心一境。不需要過多的評價,足矣!
    每一個階段,他都收獲了碩果;每一個角色,他都演繹出了精彩。聆聽老人的故事,頓生崇高的敬佩。經歷雖有波折,卻始終保持著昂揚的進取之勢,驅使他持續前行的不是榮譽和頭銜,而是“一位醫學專家對我國結核病防控的那份責任”。
     
    父親的教誨、恩師的點撥成就一生的事業
    談及與醫學及肺科事業結緣,不得不提到兩個人,一個是他的父親,另外一個就是他的恩師吳紹青教授。
    1922年10月,許學受出生在江蘇省武進縣一個中醫世家,自幼飽讀詩書。1937年,中國人恥辱的年代,日本人的鐵蹄踏進了國門,兵荒馬亂,民不聊生,流離失所,13歲他跟隨父親來到上海。父親是中醫,希望自己的兒子學醫,一方面可以繼承父業,另一方面在父親認為,身有一技之長,即可走遍天下。父親給他的這句教誨,成了他一生的座右銘,也伴隨了他的一生。
    醫學,是治病,是救人,是一技之長,他明白了這個理。1942年,許學受考取了南京中央大學醫學院,四年后轉入國立江蘇醫學院(現南京醫科大學)。1948年,完成學業后的他來到江蘇醫學院當了一名內科醫生,兩年后被派到上海第一醫學院參加高級師資內科進修班,在那里遇見了影響他一生事業的——我國卓越的肺科專家、防癆事業創始人之一的吳紹青教授;蛟S是許學受的才華出眾,勤奮好學,或許是吳紹青教授的獨具慧眼,一天,吳紹青教授問許學受:“你愿意和我一同干肺科嗎?”“我愿意!”許學受幾乎不假思索地立即答應了。
    老師的點撥讓許學受心中的火苗突地一跳,隨即便畢畢剝剝燃燒起來……
    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安徽籌建安徽醫學院,安徽省邀請上海專業人士過來創建,應時任安徽省委書記曾希勝的邀請和安徽醫學院創建人李廣濤書記親自到上海邀請,并在吳紹青教授的推薦下,許學受來到了安徽醫學院。安徽當時被稱為“中國的烏克蘭”,在當時的上海人看來,這里是窮鄉僻壤,從繁華的大上海到落破的安徽,許多人不理解,但許學受意志堅定,立志來到安徽創業,因為,對他來說,這里是他的事業,有他為之奮斗終身的事業。這一來就是六十多年,把自己的青春熱血奉獻給這片熱土。盡管一路走來,歷經坎坷,但他從沒有后悔自己的選擇。
    安徽有了自己的肺科
    1952年10月1日,許學受來到醫院工作。當時醫院只有幾棟小平房,唯一一幢病房大樓,樓下的東邊為內科,西邊為兒科,樓上全部是外科病房。那時的科室也比較少,還沒有肺科。上世紀五十年代,貧窮落后的安徽正是結核病流行的重災區,死亡率極高,肺科醫生奇缺。許學受立志從事肺科專業后,就將解救千百萬“十癆九死”的肺結核病人作為己任。正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許學受提議建立肺科,安徽的肺科就此從這里起步。
    肺科創辦之初,依附于內科,只有20張病床。不久,遷到西隔離病房,有獨立的30張病床。內科醫生和護士都不愿意到肺科工作,因此只好采取輪轉的辦法。
    許學受挑起了創建醫院肺科的重擔。他清瘦的身影馬不停歇地穿梭于門診、病房。上午查房,下午去長江路肺科門診,晚上還要去病房觀察重病人和新病人,這是雷打不動的。門診、病房、教學、科研等工作都由他負責,每天的工作量很大。鑒于結核病是慢性病,科室還定期召開病員座談會,暢談住院心得,宣傳衛生常識,這項舉措漸漸地被別的科室仿效,時至今日,由科室發展到醫院,病員座談會就這樣沿襲下來。肺科的病房管理在當時醫院各臨床科室首屈一指,連續十年被評為先進科室。在許學受努力下,安徽肺科開始在全國占有重要地位。
    用口吸出病人的血痰
    一位患者患大葉性肺炎,又有菌血癥,經常發高燒,采用青霉素、氯霉素等有效藥物進行治療,但體溫仍不下降。許學受仔細觀察病變情況后經過認真研究,大膽采用中醫古方“千金葦莖湯”為病人服用治療,很快使病人體溫下降,恢復正常。這個古方,許學受應用于支原體肺炎和各種支氣管肺感染的治療,獲得了突破性的療效。
    一位重病患者,因大量咳血,被送到醫院搶救,血塊正好堵住了氣管,病人呼吸不暢,臉色發鉗。危急時刻,許學受來不及多想,立即用嘴幫病人把血塊吸出,連血帶痰一連吸了好幾口,病人終于緩過氣來,在場的病人家屬非常感動。對這樣血塊阻塞氣管瀕于窒息死亡的嚴重肺癆患者進行口對口的人工搶救,吸一口病人的血痰,每毫升有上10萬個結核菌吸進自己的支氣管內,這是以付出自己的健康為代價的。有人問許學受:“這樣您自己不也要得肺結核嗎?”許學受淡淡地說:“做肺科的醫生就是準備自己害肺病的。”
    海南的一位患者,從報紙上知道了許學受,他寫信給許學受流露出痛苦和絕望。許學受立即給他回信鼓勵,詳細地告訴他有錢與無錢的治療方案,不久患者好轉了,在給《安徽日報》感謝信中這樣寫道:這件事使我感到社會主義的無比溫暖,一位著名的醫學專家,能對一個無名之輩這樣體貼關懷,古今中外哪里去找,這好在人與人之間的關系,這不是金錢關系,不是地位高低的關系,更不是權勢門第的關系,而是以普通人的身份,平等相待,為人民服務的同志關系,這使我重病之身得到了千金難買的極大溫暖和安慰。
    有一件特別值得一提的事,1952年許學受到安徽后,安徽醫學院新招收的學生中有的害了肺結核病,按當時規定,這些學生必須退學,眼看一些學生將要失去求學機會,許學受心如刀割,他知道這些學生十年寒窗考上大學不容易,如果治好了他們的病,他們將來都是安徽的醫學人才。他以一顆救人、愛才之心,向院黨委提出,把這些學生留下來,專門蓋簡易房子讓他們住進去,和健康同學隔離由他來治療,這些患病學生邊治療邊學習,之后,奇跡般地恢復了健康,并且順利完成學業。他們中不少后來都成為省內外主任醫師和醫學專家。
    不斷學習成為終身習慣
     許學受一生愛書,往往因為買到一本便宜的好書高興幾天,幾十年來,他積累了四大櫥中、英、日等專業和技術書籍。多年來,無論是臨床還是基礎,無論是本專業還是其他專業,他無一例外都要涉獵。他說:“雖說我們是?漆t生,但病人可能伴發各種其他疾病,所以我們要不斷地學習,才能更好地服務患者。”不斷學習成為他終身習慣。在許學受九十壽辰上,他的子女集體創作了一首《獻給父親的詩》,詩中這樣寫道:我們又看到了年輕時的父親/中年時的父親/今天的父親/他在伏案寫稿……在浩瀚的知識海洋里/父親的讀書、寫作/已經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在基礎研究方面,無論遇到什么新的課題、新的觀點,許學受總習慣性地要弄個究竟。病房里的疑難雜癥弄不明白的時候他都堅持到圖書館查資料,力爭弄個清楚。堅持不懈的學習,使許學受始終掌握著結核病研究的最前沿知識
        ——1953年至1954年間,雷米封已問世,對肺結核球的治療,除了手術幾乎沒有別的方法,許多患者只能眼睜睜地讓病情惡化下去,甚至死亡。許學受根據自己的探索和研究,采用異加對氨基水楊酸進行治療,使結核球慢慢吸收。這一成果在雜志上發表后,使學術界的傳統思維受到了很大的沖擊。臨床應用收到良好的效果,一批批瀕臨絕境的患者因此而枯木逢春,重獲新生。
    ——為了讓普通患者用上價格低的療效藥,許學受做出了不懈努力。當得知結核病特效藥Diphasic效果好,但是因為是進口藥價格昂貴,普通患者根本負擔不起時,他非常著急,每時每刻都想著把這種藥引進中國,并讓這種藥就地取材,使成本大大降低,讓普通患者都能用上。功夫不負有心人,價格低廉切療效顯著的Dipasic終于在中國生產和銷售了。
    在大量的臨床實踐中,許學受的醫術越來越精湛,許學受說:“肺結核是一個慢性病,要治好需要幾個月到1-2年不等的,需要綜合治療,‘有防有治'是很重要的。”解放前,我國對肺病患者中肺部有空洞者,曾采取過打空氣針方法。打空氣針有氣胸和氣腹兩種,多數醫生采取氣胸但效果不好而且往往引起胸膜腔積水。許學受經過謹慎比較,氣腹效果大大優于氣胸。幾年下來,經許學受治療的人工氣腹病人達360多例,都有較好的療效,老師吳紹青教授聽到后很高興,說“你才去幾年啊,治愈出這么多的病例。值得向你學習。”
      紙筆碰撞開一條路
     許學受寫了厚厚的一堆書,百余篇的文章,刊登在各科雜志上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為了培養更多的?迫瞬,在教科書匱乏的年代,他將自己所學所講印成講義,作為教材培養學生及臨床醫生,這些珍貴的資料后來經過多年的沉淀和整理,出版了《臨床肺科手冊》、《臨床肺科讀片》、《肺結核病》等教材和科普讀物,在醫學界都頗具影響。
     1960年,根據多年的研究和臨床實踐,許學受寫出了《肺科臨床手冊》,以傳播自己多年防治肺病的技術和經驗!杜R床肺科手冊》從1960年初版到現今已先后5次再版,其中第3版的修改工作是在文革下放艱苦的環境下完成的!杜R床肺科手冊》成為肺科臨床醫師的必讀書,一書在手,“如良師在側,瑰寶在懷”。吳紹青教授曾給予高度評價:“這本書內容豐富,是一部很好的啟動性肺科教材,是培養醫學生和青年醫生的一種獨創性教材。”鐘南山院士曾對他說:他年輕時,看門診常把手冊帶在身旁,邊學習邊看病!斗慰婆R床手冊》真好,真實用。
        讀片,俗稱看胸片,這是肺科醫生的基本功,也是診斷疾病的重要一環。讀片之中,大有學問。因為典型的疾病形態比較好掌握,而對一些特殊的病例,往往難以判斷,在長期的臨床實踐中,許學受看片已達化境,通過片子,他能看出男女、年齡以及病癥,并作出準確的判斷。為了讓更多的專業醫師掌握看片技巧,減少誤診,許學受在繼《臨床肺科手冊》之后,又嘔心瀝血撰寫了《肺科臨床讀片》,上下冊由易到難,臨床醫生很實用填補了肺科讀片方面的空白。
    從上世紀六十年代初,許學受發現中國人的支氣管粘膜與外國人有很大的不同,外國的研究成果有的對中國人并不完全相同。為了研究這個問題,他有很多病人必須做氣管鏡的,就開始著手繪制一套有關中國人的支氣管各種病變的圖譜。這項工作細致繁瑣艱苦。首先用氣管鏡觀察(必須跪著進行),然后再根據肺部形態進行描繪,一幅圖需繪一至兩個月。到文革開始前夕,已繪制了近二百張圖譜,上百種病變。當時上海、北京出版社聞訊來信,要求出版,行家們認為,這本書如果出版,將會成為傳世名著。但許學受覺得還不夠完善,沒有同意馬上出版。他萬萬沒有想到,在文革期間,他多年來精細繪制的圖譜,被毀于一旦,是老人一生中最痛心的事,也是肺科科研、教學無法挽回的重大損失。
    創建《臨床肺科雜志》                   
    呼吸系統疾病是常見病、多發病,危害性越來越受到重視,據資料統計,我國肺部惡性腫瘤的發病率是全身腫瘤的第一位,結核病發病率是傳染病的第二位,各種呼吸道感染和肺炎的死亡率是老年人和嬰幼兒的高峰。哮喘的發病率也特高。因此大量的臨床經驗和科研成果,診斷的新技術,治療的新方法,迫切需要交流和推廣。在這樣迫切需要的形式下,1996年許學受創辦了《臨床肺科雜志》,兼任主編。這是以臨床為主的?齐s志,是全國呼吸系統各級醫生學習交流的好園地。獲國際國內雙刊號,并是中國科技核心期刊,臨床肺科雜志已創辦了十七年,得到廣大讀者的熱愛,榮獲安徽省優秀期刊三等獎和優秀期刊獎,作為主編的許學受也榮獲華東地區優秀工作者稱號。
      
         人生的精彩在于孜孜不倦的追求,而在追求的過程中,我們需要榜樣作為前進的動力和精神的支持,F今,已過耄耋的許學受仍筆耕不綴,把理念、把想法、把應該說的話,迤邐穿行文字中,讓它流暢,讓它傳播。讀許學受的作品,獲得的不僅僅是非凡的審美感受。從中能明白,他一生的時間用在了何處。他握著的那支筆,流淌著對科學、對醫學的不斷追求,從講座,學術報告,到雜志社的審稿,那也是一把政壇上的利劍,鋒芒直指社會的弊端,從“看病難、看病貴”到體制改革、文化教育、醫療衛生,無所不在。(執筆人:劉秋華)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下一篇: 劉春生:醫德高尚 畢生奉獻
    上一篇: 孫桂華:遍撒福音施仁術 情牽杏林育良醫

    Copyright © 2013 www.moonying.com 版權所有 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 -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地址:合肥市績溪路218號  郵編:230022  電話:(0551)62922114  傳真:(0551)63633742     皖ICP備11004440號-2  全程網絡支持:安徽炎黃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當前在線人數: 位    皖公網安備:34010402701077 
    棋牌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