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門戶網站 健康體檢中心網 招投標中心網 科室子網站 網上掛號 干部保健中心網 醫學教育管理系統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今天是            
     當前位置: 首頁 » 門戶網資訊 » 記憶.追尋 » 正文
    朱一元:一位皮膚科專家的職業追求
      發布時間:2013-06-13 閱讀:19462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朱一元 江蘇吳江人,1928年出生。1954年8月畢業于上海第二醫學院醫療系,并分配到安徽醫學院附屬醫院皮膚性病科工作。曾任安徽醫科大學皮膚性病科主任醫師、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先后兼任中華醫學會安徽皮膚病學分會副主任委員(1981年),主任委員(1989年)。中華皮膚科雜志五、六、七屆編委、八屆常務編委,臨床皮膚科雜志一、二、三、四屆編委、五屆特約編委,中華皮膚性病學雜志一、二、三屆編委,國外醫學皮膚性病學分冊(1993-1999)特約編委,安徽醫科大學學報編委,臨床醫學美容雜志、安徽醫學特約編委。曾參加編寫臨床老年病學(1985)、現代臨床遺傳學(1996)、現代實用臨床藥理學(1997)、臨床用藥指南(二、三版)、臨床真菌學(2001)、中華臨床藥理學(2003)。1992年起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
    用功讀書 追求進步
    朱一元, 1928年2月20日出生于江蘇省吳江縣一個自由職業家庭,父親是吳江縣師范學校校醫。他的小學時代是在國內連年戰爭中度過。中學時代,處在日寇統治的淪陷區,朱一元目睹了日本軍國主義的統治暴行。
    朱一元自幼受父親深刻影響,以父親刻苦求學為榜樣,也時常得到父親的鼓勵,加上朱一元自幼好學和刻苦用功,他每學期功課很好,成績常列班級前幾名。特別在高中三年級即將畢業時,更是十分用功,夏天夜晚為防止蚊蟲叮咬,用布包裹著雙腿看書學習。
    1947年8月,朱一元中學畢業,首選報考上海國防醫學院,但沒有考取,被私立震旦大學醫學院錄取。震旦大學是法國天主教會主辦的教會學校,功課很緊。在私立震旦大學醫學院,先讀一年“特別班”,專門讀法文。升到醫科一年級,上課用法語講授,課本是法文原版。1949年上海解放,震旦大學與圣約翰大學、同德醫學院合并成上海第二醫學院,隨后全國院系調整,朱一元也就成了上海第二醫學院醫療系的學生。1950年初,上海遭受國民黨二六大轟炸,朱一元參加了防空糾察隊,并參加了反銀元販子運動等愛國游行示威。同年夏,家鄉發生水災,他生活發生困難,于是申請參加了學生工讀團(由進步同學組織經濟困苦同學,以半工半讀方式解決自己生活的團體)。朱一元還報名參加了由進步同學組織的護校糾察隊,防范法帝神父們偷盜學校內貴重儀器,企圖搬運出學校。在進步青年團員的啟蒙教育下,他提出了入團申請,并于1951年3月加入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正式接受黨團培養教育,一步步提高自己政治覺悟。
    1953年9月—1954年8月,朱一元在上海第一醫學院內科學院生產實習,同時參加衛生部委托該學院華山醫院主辦皮膚性病科高級師資培訓。在實習期間,朱一元結合具體病例,預先或事后看書,能向上級醫師發問,對病人態度誠懇,經常與病人談心,解除病人對疾病的猜疑。特別是在皮膚科實習,所見病例很多,從上級醫師討論中,學到如何分析一個病例的方法,并通過文獻閱讀能對某一種病有深入全面的了解,到1954年2月,不是疑難的病例,朱一元已經能夠單獨處理了。1954年8月,完成《腦底梅毒性尿崩癥》畢業論文。
    “愉快地對待未來的工作”
    臨近畢業,朱一元對未來的工作十分憧憬。他在學習掌握好醫學專業知識和技能的同時,更加關注國家的前途、民族的進步以及個人未來的發展道路。他在學習和實習之余,閱讀《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奧斯特洛夫斯基傳》等革命讀本。在黨團組織的教育和培養下,他深刻認識到,新中國建設迫切需要他們這樣的知識青年,奔赴到工廠、礦山和基層建設崗位,成為建設社會主義的棟梁之材。因此,他抱著“愉快地對待未來的工作”態度,以吳運鐸“把一切獻給黨”作為自己工作和學習的指針,畢業時無條件地、愉快地服從統一分配。
    1954年8月,朱一元分配到安醫皮膚科任住院醫師。安醫皮膚科建于1954年春,當時僅有李文瀾教授和沈鈞助教,除設門診外,病床極少。工作第一年,他向黨組織遞交了第一份入黨申請書。
    1955年秋,科室選派朱一元到上海第一醫學院華山醫院皮膚科真菌實驗室進修醫學真菌學。1956年2月,他進修結束返回安醫。1957年李文瀾教授受到反右斗爭沖擊定為“右派”,脫離科室進行勞動改造。1958年,朱一元接受政治審查,但受到寬大處理,此后,皮膚科工作一直由他主持,實行主任查房討論、住院醫師夜查房,建常見皮膚病病種診療常規,病床增加至14張,設獨立治療室,并建真菌實驗室。
    朱一元在業務成長除了組織上培養,給予外出進修提高外,主要依靠自己的自學、鉆研,他注重業務理論知識上努力提高,在技術革新中有所發明、有所創造。在科室,他強調提高醫療質量,強調鉆研業務,強調多出成果,認為這是搞好科室工作的前提。
    朱一元鉆研業務是相當刻苦的。在全面掌握皮膚病的一般理論知識的同時,他要求自己每年復習一遍“細菌學”和“藥理學”;每月必將有關皮膚病的國內外文獻閱讀一遍,并將有關外文文獻作好閱讀筆記;每月做好國外最新真菌學文獻翻譯兩篇各500-1000字。1959年,朱一元開始再度學習法文,一年內能借助字典閱讀?茣臀墨I。在科研醫療方面,朱一元學習蘇聯先進經驗,在奴佛卡因封閉療法、氧氣療法治療若干皮膚病上獲得足夠經驗,積極探索疤痕疙瘩的中藥治療研究;臨床真菌室使用后,一年完成合肥地區頭癬500例、體癬150例、腳癬100例、甲癬50例的真菌菌種鑒定。
    1960年9月-12月,朱一元被派往北京中國醫學科學院皮膚病研究所,進修皮膚組織病理學,使他對一般皮膚病的組織病理變化的理論知識及顯微鏡下組織變化的診斷知識有所掌握,并學到了神經末稍染色法、螢光顯微鏡檢查法。
    攻克頭癬頑疾
    解放初期,梅毒、麻風和頭癬是我省三大傳染性皮膚病。朱一元與衛生廳地方病防治所合作進行防病與科學研究,特別是在頭癬防治方面功成卓著。
    我省頭癬發病率高。朱一元說,當時在省會合肥長江路上,隨時能見到頭癬病人。1956年2月,朱一元從上海華山醫院真菌實驗室進修學習后返院,初步建立起真菌實驗室。1956—1957年,在省衛生廳領導下,朱一元與省皮膚病防治所合作,開展頭癬防治工作。大家齊心協力,首先從合肥市各小學和市郊農村入手,從一所小學到另一所小學,從一個村莊到另一個村莊,進行“拉網式”地防治,歷時兩年,合肥市基本消滅頭癬。
    1960年,朱一元與大家共同合作,應用國內新研制的灰黃霉素治療頭癬,在全省各地區全面開展頭癬防治,這是一場攻堅戰、持久戰,歷時10余年,至1975年基本消滅全省頭癬,共治療數十萬病人,為全國消滅頭癬作出很大貢獻。當時,朱一元擔任中華醫學會皮膚病學分會全國頭癬防治小組委員,多次在全國性頭癬防治會議上作大會報告,撰寫專題研究論文10多篇,如:合肥地區頭癬臨床分析及其病原菌研究、醋酸鉈內服治療頭癬報告、頭癬病發電鏡觀察、克霉唑內服治療頭癬療效探討,大部分發表于中華皮膚科雜志。
    另外,朱一元還帶領科室人員開展皮膚職業病防治研究,與省職業病防治所、市職業病防治站合作,請去做研究調查,并主動上門指導,如對農藥廠(666)、合肥鋼鐵廠、繅絲廠、橡膠廠、涇縣宣紙工業進行調查研究,提出防治意見,直到1985年企業改制時才停止。他撰寫的《繅絲女工職業性皮膚病調查報告》等論文,均刊登于中華皮膚科雜志。
    在此期間的1960年12月,朱一元獲得“科研技術革新先進工作者”稱號。
    心系安徽皮膚病學科的發展
    朱一元在大學實習期間,就參加了由衛生部委托上海華山醫院主辦的皮膚性病科高級師資培訓,這是新中國成立后的第一批師資培訓。1954年8月,朱一元分配到安醫皮膚科任住院醫師,兼任皮膚科助教,1960年之后任講師、副教授、教授,一直到1995年退休,從開始對進修醫生和實習醫生輔導教學,到對住院醫師、主治醫師教學培養,繼之對碩士研究生培養指導,從教40余年,從未間斷。
    他一直把“學高為師,身正為范”當作自己的座右銘,督促自己刻苦學習專業理論知識,努力參加臨床醫療和教學實踐。在皮膚科基礎理論方面,能較深入掌握醫學真菌學,獨立承擔有關科研和教學工作;能較熟練掌握皮膚組織病理學,指導和提高臨床疾病診斷水平;能初步掌握免疫學其理論知識,以指導臨床實踐。在專業知識方面,能全面掌握皮膚病學的近代理論知識,以解決省內各地轉來的疑難病例和危急病例的診斷和搶救工作;重點在“真菌病學”和“職業性皮膚病學”研究方面有一定成就。
    深厚的學識和豐富的臨床經驗,為他的課堂教學奠定了雄厚基礎。他總是站在皮膚病全部課程課堂教學第一線,將強烈的事業心和忘我的敬業精神融入到教學中,教學40余載,教授學生不下萬人。為了彌補教材之缺乏,他還在1974年、1978年主編了安徽省中等醫藥學校教材《皮膚病學》第一版、第二版。
    1981年任中華醫學會安徽皮膚病學分會副主任委員,1984年10月-1985年7月,在法國里昂Claude Bernard醫科大學和Edward Heriot醫院作為訪問學者,學習醫學真菌學。1989年任主任委員期間,朱一元憑著對醫學教育事業的執著追求,充分利用皮膚病學分會平臺,培訓和擴大我省皮膚科醫師隊伍。先后在蚌埠醫學院和合肥衛生干校舉辦了兩期“皮膚科師資、醫師訓練班”,要求每個縣醫院有一名醫師、每一衛校有一名老師參加,授課實習一年,為全省培養了一大批皮膚科醫師和一大批皮膚科師資。
    合肥市當時除安醫皮膚科外,省醫、市一院皮膚科醫師亦僅1-2人,市二院尚未設皮膚科。朱一元主動去找各醫院領導,建議他們建立皮膚科,幫助他們培訓和提高醫療水平。他還親自每周去市一院、二院半天,看病并帶教,持續一年多時間。
    為提高了全省皮膚科“組織病理學”水平,他在做好組織病理實驗診斷的同時,還與安徽中醫附院皮膚科合作,開辦了兩期“皮膚病組織病理學習班”,每期兩個月;每年在全省組織兩次皮膚組織病理(電鏡)讀片會,連續數年;1980年開始,每周半天在安醫、省醫舉行“皮膚科疑難病例討論會”,將醫院診斷、治療困難的病例約來,進行討論和總結,持續兩年多。朱一元還參加了全省麻風病防治培訓學習班的授課。他自己曾帶領一屆安醫畢業實習生,每逢星期天,以小班為單位,輪流去肥西麻風醫院查房、見習,并與該院醫師討論病例,工作無報酬。因教學成績出色,朱一元1989年9月被安醫大授予“優秀教師”稱號。
     
    采訪結束前,筆者帶著崇敬之情,向朱老提了幾個問題。
    問:您本可以選擇更好的地方工作,為什么選擇了安徽?
    答:安徽不富裕、條件差,開始工作艱難。進行摸索,時間長了有感情。這輩子能為安徽父老鄉親服務,我感到榮幸!
    問:為什么您對病人富有同情心、責任心?
    答:要想到大多數病人來自農村,到大城市、大醫院看病不容易。他們將自己托付給醫院,希望得到醫生拯救。因此每看一個病人,從來不敷衍了事,總是不厭其煩、一次又一次地給病人交待,生怕病人弄不清楚而影響了療效。我曾在文革時期參加農村巡回醫療隊,去淮北農村進行教學革命,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與他們同吃、同住、同勞動;在防病治病中,更感覺到農村缺醫少藥,堅定了自己向人民群眾學習、走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道路!
    問:您對醫院皮膚科的未來有何展望?
    答:我在醫院皮膚科工作了40多年,對皮膚科有很深的感情,F在皮膚科是中華醫學會皮膚性病學分會、安徽省醫學會皮膚性病學分會主任委員單位,處在迅速發展的最好時期。我為皮膚科每一進步感到高興,我更對皮膚科的未來充滿信心!
    誠實謙和,襟懷坦白,勤奮好學,精益求精,全心全意,拯救民眾,淡泊名利,樂于奉獻……這些詞匯用在朱老身上都很貼切,也彰顯了他作為一名老共產黨員的赤誠本色。1996年6月,68歲高齡的擁有16年黨齡的退休專家朱一元,被推選為中共安徽醫科大學第四次黨代會代表,這是對他人生的最好褒獎!
    (執筆人:姚育尚)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下一篇: 孫桂華:遍撒福音施仁術 情牽杏林育良醫
    上一篇: 戴葆源:情系安醫六十二載,獻身護理無怨無悔

    Copyright © 2013 www.moonying.com 版權所有 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 -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地址:合肥市績溪路218號  郵編:230022  電話:(0551)62922114  傳真:(0551)63633742     皖ICP備11004440號-2  全程網絡支持:安徽炎黃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當前在線人數: 位    皖公網安備:34010402701077 
    棋牌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