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門戶網站 健康體檢中心網 招投標中心網 科室子網站 網上掛號 干部保健中心網 醫學教育管理系統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今天是            
     當前位置: 首頁 » 門戶網資訊 » 記憶.追尋 » 正文
    戴葆源:情系安醫六十二載,獻身護理無怨無悔
      發布時間:2013-06-13 閱讀:19388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核心提示:對戴葆源主任最初的印象,源于那天下午護理部的李倫蘭主任打電話為我聯系老人采訪事宜,放下電話李倫蘭主任對說我:老主任還惦記著我們呢,說快要三甲復審了,要我們一定要
     
    對戴葆源主任最初的印象,源于那天下午護理部的李倫蘭主任打電話為我聯系老人采訪事宜,放下電話李倫蘭主任對說我:“老主任還惦記著我們呢,說快要三甲復審了,要我們一定要出去學習,去北京、上海學習!”
    待見到戴葆源主任,是在一個悶熱的下午。我看見滿頭銀發、身材瘦小的她從家里走出來,伸手就準備去攙扶,她卻讓開我說:“我自己走。”然后邁開步子把我遠遠甩在身后,那矯健的身姿,怎么都不像是一個81歲高齡的老人。“我們都是跑出來的,所以有這樣的身體。”她笑著對我說,一口軟糯的吳語,話語輕柔,語速很快,思維敏捷。我還沒來得及開口詢問,戴主任就先問我了:“你們現在有多少科室?有多少護士?……”隨著話題的展開,她對安醫護理的那份殷殷之情,深深感染了我……
    從杭州來到合肥的江南女子
    1931年11月,戴葆源出生在地處蘇浙滬交界的嘉善縣城。戴葆源的父親在一家米行當經理,日子雖不富裕卻也衣食無憂,一家人其樂融融。然而不幸的是,戴葆源兩歲的時候父親因病去世。父親的離去使這個家庭陷入困境,母女倆不得不投靠到外婆家。戴葆源舅父是中醫,姨父是西醫,外公是律師。有親戚們的幫助加上母親幫舅父打理家務獲得的補貼,生活得以維持下去。戴葆源七歲的時候,日軍侵入浙江,嘉善縣城淪陷。戴葆源就在這種動蕩不安的時局下,靠著親戚們的資助斷斷續續念完了小學和中學。
    1947年,中學畢業的戴葆源為了能學得一技之長,盡快自立,就和幾個同學一起,到杭州、南京等地參加考試,先后被浙江省立杭州高級醫事職業學校以及南京藥學中專錄取?紤]到杭州離家交通方便,戴葆源進入了浙江省立杭州高級醫事職業學校助產科學習。
    浙江省立杭州高級醫事職業學校(浙江省衛生學校前身)始設于杭州,創立于1912年,創始人兼校長王吉人畢業于日本國立千葉醫科大學,為了讓敵后流亡青年有學習的機會,他不遺余力,在抗日烽火中堅持辦學,為社會服務。“八·一三”上海淞滬戰爭爆發,11月日軍進逼杭州,浙江醫專全體員工及學生倉促離杭,多地輾轉,1946年8月,學校重遷杭州。這是一所有著愛國傳統而又學風嚴謹的學校,對學生嚴格要求到苛刻,學生在校期間的每門課都要達到70分才算通過,甚至有同學因為體育不及格而留級,實習時連便盆都要擦得像鏡子一樣,互相檢查,沒有異味才算合格?梢哉f,當年學校的嚴謹學風對戴葆源后來嚴謹的工作作風影響至深。
    1949年5月,杭州解放。此時,戴葆源的助產科課程已經完成,需要進醫院實習了。當時掀起了轟轟烈烈的參軍熱潮,戴葆源也不例外,立志參軍報國,但因為她是獨生女,老師不讓參加,無奈未能如愿。于是返回學校,在學校附設的產科醫院完成了實習,畢業后留校,在學校附設的產科醫院工作。
    此時,在離杭州不遠的上海東南醫學院(現安徽醫科大學的前身),正在為響應中共華東局發出的“面向農村,走向內地”的號召而積極籌備,準備內遷往安徽懷遠,并接收原美國教會遺留的民望、民康醫院。1950年元旦,在院長湯蠡舟的組織領導下,東南醫學院附屬醫院宣布開診,設床位100張,開設外科、婦產科、耳鼻喉科、眼科等科室,補充教師和醫務人員是當務之急。由于當時的安徽比較落后,湯蠡舟院長便四處聯系,想盡辦法動員親友和同事來懷遠。5月,已經工作的戴葆源受姨父湯蠡舟的邀請,離開杭州,來到東南醫學院附屬醫院婦產科工作,做護士及助產士工作。當年的婦產科條件很差,規模也不大,只有10張床,2名醫生,4名護士。而且皖北跟蘇、浙、滬相比,條件相差太多,于是也有同志堅持不住,情緒上開始波動,甚至那位來自上海的護理部主任,也因為吃不了這份苦而離開了安徽。
    年輕的戴葆源卻從未想過要離開。她從素有“天堂”之稱的杭州來到懷遠,不叫苦不叫累,沉浸在建設美好新中國的巨大激情中,除了病房工作,還多次跟著醫療隊下鄉巡診。
       19507月淮河流域發生了嚴重水災,蚌埠以上各站洪水位均超過1921年、1931年。戴葆源立即參加了醫院組織的救災醫療隊,救治災民。在那場洪災中,學校和醫院共派出115名師生員工,救治災民61000人次,被皖北人民稱為“共產黨和人民政府派來的好醫生”。
    1951年6月,經中共華東局衛生部批準,私立“東南醫學院”改制為國有的“東南醫學院”。1952年8月,學校及醫院從懷遠遷至合肥前大街(現省總工會的位置),接收了原“皖北人民醫院”平房,經過整頓后宣布開診。當時的醫院,只有幾間平房,幾座院子,條件還不如懷遠;年輕的戴葆源上夜班路上踩在荒草叢中,腳邊會不時竄出一只老鼠,巡視病房時靠提著馬燈來照明。沒有自來水,靠自己挑井水;也沒有娛樂,偶爾合肥街上會在露天的地上放一場《白毛女》,大家都高興得像過節,紛紛跑過去看。
    1951年9月,醫院在德勝門外東南崗劃定新址,開始興建醫院主樓及輔助用房、宿舍。1952年8月,醫院遷入新址(現績溪路210號),同年10月,得到安徽省政府批準,學校更名為“安徽醫學院”,“東南醫學院附屬醫院”亦更名為 “安徽醫學院附屬醫院”。至此,醫院漸具規模,有了一幢三層的外科樓、兩棟一層的肺科和耳鼻喉科病房,加上學校的教學樓,學校和醫院形象大為改觀,成了合肥的標志性建筑,外地的、本地的人都趕過來參觀,合影留念。
    嶄露頭角,年輕的領頭雁振翅高飛
    1952年,戴葆源因為工作認真負責,表現突出被選舉為婦產科副護士長。1953年,被提拔為婦產科護士長。當時戴葆源已懷有雙胞胎,行動艱難,妊娠反應嚴重,但她一直堅持工作,每天帶著護士姐妹們在病房里穿梭,除了病房管理工作之外,她還拖著沉重的身子給病人做生活護理,洗頭、擦浴、喂飯,一應大小事務,無不親力親為,在病區及醫院樹立了良好的聲望。她以科室為家,因為吐得厲害,她就吃病號飯,吃半流質,吃了就吐,吐了再吃,就這樣也沒有請過一天假。
    當時的婦產科,其實就是聚集了女性病人的外科病房。一個大房間,住著20個病人;一個病區住院牌有七、八個樣子:婦科,產科,嬰兒室,產房,眼科,耳鼻喉科,骨科,普外科,總而言之,凡是女性外科都住在這里。一天最少五臺手術,當年的條件下做手術比現在艱難得多,沒有如今的諸多高科技材料和新手段,所有的手術靠的是醫生精湛的醫術和護士精心的護理。那時張錫祺院長做眼科手術用的還是老方法,術后用兩個沙袋往病人的腦袋旁邊一架,頭不許動,雖然病人只是眼科手術,全身并無大礙,卻都需要護士來喂水、喂飯,護士工作任務非常繁忙。還不算接生的,有一次戴葆源和另一個護士一天為12名產婦接生,到下班時腰都直不起來了。
    五六十年代的醫院,病房里是沒有陪客的,病人的吃喝拉撒全靠護士照顧。不但重病人需要認真細致的看護,即使是輕病人,也需要諸多照料。當年的靜脈輸液所用的鋼針不像如今的頭皮針容易固定,穿刺以后病人的手臂就被固定起來,不能動彈,所以病人喝水、吃飯、如廁都需要護士照料。重病人在床上擦浴,輕病人則由工人挑水到洗澡池,每人洗完后消毒、擦凈。
    當了護士長的戴葆源肩上的膽子重了。每天,她早早來到病房,七點半準時帶領護士做晨間護理,等到八點醫生查房時已經整整齊齊干干凈凈,查房時病房里一片寂靜,除了病人的聲音不會有別的聲音。護士長也要拎著體檢籃跟隨查房,體檢籃里壓舌板、手電筒、叩診錘、聽診器,冬天還有熱水袋,供查體時隨時取用。當時的醫護人員多來自老東南,英語水平都很高,查房、交班、下醫囑、記病歷都是英語。護校上學也都學習英語,用醫用護士英語會話。主任們查房常用英語,說一句“To be discharged from hospital”,護士長就知道這病人要出院了。用英語,方便醫護之間交流,也保護了病人的隱私,同時因為病人聽不懂,所以也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誤會或糾紛。
    1954年10月,安醫二院(即現在中醫附院位置)成立,戴葆源被調到二院籌建兒科病房,任兒科護士長。她帶領著十二名護士,把個有著四十幾個病人的兒科病房管理的井井有條。除了執行醫囑完成治療外,她們還要承擔家長的角色,把小床,小桌子,小玩具,小椅子排得整整齊齊,收拾得干干凈凈,她們給孩子喂飯、洗臉、洗澡,帶孩子們做游戲,有些小病人如白血病的孩子由于長期住院停學,她們還負責給這些孩子補課,節日里,還要組織孩子們開聯歡會,把病房變成了孩子們忘記病痛的歡樂園地,成了孩子們的“臨時家長”。
     “當年蘇聯的一個兒科專家過來,看到我們這里的孩子都干干凈凈的,孩子們都有玩具玩,吃得很好,住的也很好,很是夸獎呢!說沒想到安徽有這么好的兒科病房呢!”時至今日,戴葆源老人想起當年,猶自激動不已。
    戴葆源在小兒科做了8年護士長,總結了一套培養“兒科?谱o士”的經驗,她制定了培訓計劃,凡新入科、輪轉定科的護士都需要按照相應的計劃進行培訓,掌握兒科的專業知識和技能。在戴葆源的嚴格要求下,兒科的護士也都是業務能手。一次,病房急診收治了本院一位醫生的孩子,她高熱驚厥十分危急,做了各項檢查和用藥都未見好轉。當時病兒無明顯的腸道癥狀,但幾位兒科高年護士問了病史考慮到是否會有腸道感染,于是她們取了一根棉簽,在孩子肛門里拭了一下,棉簽上沾著膿血,送檢后確診為爆發性菌痢,醫生立即采取緊急搶救措施,孩子轉危為安。對此,兒科主任對兒科護理工作給予了高度的評價。
    1957年,戴葆源參加了由護理學會組織的進修學習,前往北京協和、天津等各大醫院小兒科,學習臨床護理及護理管理,跟班學習。1960年,她把工作總積累的“兒科?谱o士培養”的經驗梳理成文,在中華護士學會安徽分會年會大會交流,受到廣泛關注,各地同行紛紛前來參觀。她這些經驗今天依然值得借鑒,也和今天衛生部提出的“培養?谱o士”的做法不謀而合。她所帶領的兒科病區因為成績突出,三次被評為“先進科室”,本人也2次被評為“社會主義建設積極分子”,獲得“躍進”一等獎金。
    1961年,她被提拔到護理部工作,任總護士長,負責全院護理工作。
    同年5月,阜陽產婦譚學英臨盆前在縣醫院檢查得知,她懷的是四胞胎,母子身體狀況都很不樂觀,由于當地的醫療水平有限,省里的有關部門非常重視,省婦聯緊急聯系安醫附院,派婦產科專家和兒科專家乘專機到阜陽接來產婦母子,設專人診治護理,譚學英誕下三男一女四胞胎。產后的譚學英身體健康再度惡化,省里為獎勵這位“英雄母親”,決定免費給譚學英母子治療。戴葆源作為婦產科和兒科護理專家,又是護理部負責人,和護士蔡榮淑等一起,竭盡全力照顧產婦和患兒。當時正處國家困難時期,但由于有省里的特許,向省農學院申請到特供的牛奶。對這來之不易的牛奶,戴葆源多次親自跑到農學院去取,生怕在路上出了一點差池。1962年5月,經過為期一年的精心護理,四胞胎健康地度過了一周歲生日后,由兒科專家楊世寬醫師、戴葆源總護士長、蔡榮淑護士等護送回阜陽。四胞胎的誕生、病危和康復,在當時成了轟動一時的新聞,連越南的勞動黨主席胡志明也送來禮物表示祝賀。
    1958年9月,經省衛生廳批準,安徽醫學院開辦了第一屆醫療系夜大班,學制五年,只錄取33人,1959年4月正式上課。為了更好地做好護理工作,為從事護理工作打下更堅實的基礎,她通過努力考上了安醫醫療系夜大學。戴葆源非常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學習機會,每天白天上班,晚上上學,把兩個年幼的女兒和老母親丟在家里,克服種種困難去完成學業。 1964年4月,她從醫療系本科畢業,同年晉升醫師職稱。但戴葆源依然在護理部任總護士長一職,并表示要繼續從事本專業工作。
    上山下鄉,亦醫亦護,“比教授還有名”
    1969年,“上山下鄉”運動如火如荼。醫院被拆散,五分之四的人下鄉,五分之一人到省立醫院。戴葆源積極響應“上山下鄉”的號召,和愛人蔡天沛、同事戴秀萍、干自強一起,帶著兩個上初中的女兒,義無反顧地來到金寨縣前畈公社醫院工作。在那個特殊的年代,戴葆源是全家出動到了金寨的,她并不知道,這一去是否還能夠回到合肥;是否還能夠回到安醫的護理崗位?
    當年的金寨縣前畈公社醫院條件異常艱苦,醫務人員很少,藥品設備都很缺乏。省城來了醫生的消息不脛而走,當地人紛紛來求治,也不管你的分工是什么,在他們眼里,這些人都是專家,所以什么事情都會找他們看。
    戴葆源雖然分配的是護理、助產的工作,但是為了更好地解除人民的痛苦,戴葆源就在實踐中刻苦學習,她既當醫生又當護士,既做護理和助產工作也處理一些異常分娩等產科手術,化驗;診斷;輸液;上臺手術做助手;拉產鉗,內、外、婦、兒樣樣都看,成了名副其實的全科醫生。
    一次戴葆源巡診到一位農戶家,正好看到一位產婦剛剛生完孩子就起來燒飯,戴葆源一眼看見產婦的褲腳下掉下一只筷子,走進一看,不得了,居然是臍帶。她心說不好,連忙揮手:“快,快上床躺著!”原來產婦生完孩子后,也不懂得還有胎盤娩出的道理,家中又無人做事,就自己起床燒飯了。戴葆源扶產婦躺上床,伸手一摸產婦的小腹,又漲又硬,她心里有數了,這位產婦一定是尿潴留導致子宮收縮不全,胎盤未排出。戴葆源連忙給產婦插了一根導尿管,尿液一排出,隨后胎盤就娩出了,避免了一場產后大出血的悲劇。
    1969年山里發大水,糧食欠收,很多人吃不飽。有個淮南插隊知青因為實在餓得受不了,暴吃了生玉米和南瓜造成急性胃擴張,痛苦不堪,奄奄一息。蔡天沛醫生巡診發現后,認為他的情況很危險,必須立即做手術?墒钱敃r的公社醫院,說是醫院,其實也就是一個四面透風的換藥室和一個小藥房,條件極為簡陋,根本沒有手術的條件。一般情況下,這種病人都是當地人立刻抬到湖北僧塔寺公社醫院,那里的條件相對好多了,可以做普通手術。但是當時這個知青的情況已經非常危險,經不起跋涉。于是他們立即聯系下放在六、七十里外鄰近公社的安醫外科醫生吳又和李祖慰,決定就地手術。兩位外科醫生連夜冒險翻山越嶺,往后畈醫院趕。這邊戴葆源、戴秀萍等積極準備,消毒換藥室和下放時安醫給他們配備的器械,通知小電站夜里繼續供電。幾個公社的下放醫生共同組成手術組,分別負責麻醉、器械巡回、手術、輔助檢查等工作,當地的醫生站在外圍用很大的手電筒與白熾燈共同組成“無影燈”,經過一晝夜的搶救,挽回了一個年輕的生命。當年的男孩,如今已人到中年,身體健康,不忘當年的恩情,經常來電話問候他們。
    金寨縣前畈公社和后畈公社地處安徽省與湖北省交界處,中間隔了一個天堂寨。那里沒有公路,交通閉塞。當年下放在前畈和后畈公社的六戶安醫人都是先坐車到湖北僧塔寺公社,再從那里翻山越嶺去前畈和后畈公社。公社離縣城150多公里,山高路遠,去縣城全靠兩條腿?h里對安醫人很重視,經常分配任務,新兵體檢、會診,翻山越嶺成了常事。黨員更忙,經常要去縣里聽報告,參加學習班,有時剛從縣里跑回家,開會的通知又到了。有一次,放射科干自強醫生和幾個公社干部從縣里回來,遇上下大雪,山路極為難行,又凍又餓,回到家就失去了知覺。后來干自強醫生患了肺結核,必須減輕工作,蔡天沛醫生上山后得了高血壓,因此平時出診多數由戴秀萍和戴葆源輪流去,時間久了,當地農民都記住了這對同姓姐妹,看病都找他們,以致同事們都說這對同姓姐妹比教授還有名。1971年,她們都被評為金寨縣上山下鄉積極分子。
    大別山雖然生活貧困,交通不便,但民風淳樸。在大別山的4年里,當地人給了他們最淳樸的保護和尊敬,而戴葆源他們則用自己的愛心和醫術回報著當地人的真情,彼此之間結下了深厚的情誼。直到現在,她和當地人依然保持著聯系。
    大別山歸來,我還是做我的護理吧
    1973年戴葆源從金寨返回合肥,在醫務組(醫教科)負責醫務工作(當時醫院未設護理部),同時負責護理工作。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全國各大醫院改變了“醫護不分”的狀況,紛紛恢復護理部。1978年7月,醫院重新恢復護理部,院長到醫務組找到她,問她能不能來主持護理工作。那時,戴葆源雖然已有醫師職稱,也隨時可以去做一名醫生,但她心里卻始終放不下護理事業。于是她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再次走進了護理部,繼續主持全院的護理工作。
    經過十年浩劫后的安醫附院,護理管理工作幾乎變成了一片空白,人員素質也是參差不齊。醫院里新進的護士大部分是只經過2個月培訓的“護訓連”的護士,基礎理論和操作技能都很差。戴葆源深知此種情況,護理質量和護理人員的素質必然不會高,管理好醫院的護理隊伍,必須從提高護士素質抓起。1979年開始,她在院領導的支持下,同省衛生局聯系,開始著手辦夜護校。她帶領護理部的同志舉辦了兩期夜衛校,把第一屆、第二屆護訓連的護士共120多人進行了正規的培訓,使護理人員業務水平逐步提高,護理質量也大為改觀。夜護校名聲傳開了,其他臨床、醫技人員也紛紛要求有個學習的地方,當時的劉院長建議將夜護校的規模擴大,改為業余衛校。在那個人才青黃不接的年代里,戴葆源組織的夜護校,為醫院輸送了大量人才,而且這批從夜護校畢業的護理人員以夜護校為起點,陸續到夜大繼續學習,深造,不少都取得了驕人的成績。
    為了使基礎護理技術操作更為正規和統一,戴葆源四處奔走,尋求支持,最后在學院教務處、護校的幫助下,組織了幾名護理骨干力量拍攝了2部護理教學電視片,分別為《注射法》、《無菌技術操作規程》,這兩部護理教學片在1980年作為全國護理教學會議的交流材料進行交流,引起了一片轟動,參會的人員紛紛說:“沒想到安徽能做出這么漂亮的電視片!”后來此片被省內外護士學校廣泛采用。
    戴葆源對護士的培養非常重視。新分配的護士,必須經過一年的輪轉,經過各科室的考核、評價合格,再結合護士的表現、性格、特長定科。定科后再進行兩年以上的?婆嘤,才允許參與實習生帶教。對于外院調入醫院的護士,她也不放過,都經過嚴格考試、輪轉,之后根據個人的表現定科室。
    在管理方面,她首先恢復了全院各級護理人員的業務學習制度,統一了護理技術操作規程,制定并嚴格執行了各項規章制度,按照制定的標準,護理部定期檢查,各科室也組織對口檢查,互相監督。在人員管理上,她實行護理部主任——科護士長——護士長三級管理制度,大大提高了管理的效率。所有的制度她都要求嚴格實施,并親自監督。每天十點以前,在護理部是找不到她的,因為她一定會穿梭在各病房,查看各病區的護理工作情況。經過整頓,護理工作有了明顯提高,1979年,護理部被評為院先進單位,她也被評為先進個人。
    在工作上,戴葆源的認真和嚴厲是出了名的,認真嚴厲到了每一個細節。誰要是衣冠不整或者沒有嚴格執行操作規程被她撞見,一定是一頓狠狠的批評。主班護士寫字不好也會挨批,“回去把字練好了再上桌子!”戴葆源在工作上對護士絕對是要求嚴苛,但是,在生活上,她又對護士關心愛護,她記得全院所有護士的姓名,性格特征,甚至家庭情況;她從生活上、思想上去照顧她們。當年的護士待遇并不高,曾有四名護士各自攜家帶口地住一個屋子里,戴每次去她們宿舍,都忍不住掉眼淚。護士的境遇深深觸動了她,一次又一次,她奔走在不同的領導之間,為護士的待遇、職稱、以及護士子女的工作就業問題奔走。有個護士失戀一時想不開,半夜從四樓跳下來,幸好樓下是菜地,造成了腰椎壓縮性骨折,在骨科住了一年多才恢復過來。戴葆源怕她想不開,經常過去給她做思想工作,問她上海有沒有可以投靠的親戚,只要她愿意走,護理部一定放人。在那個調動很困難的年代,這是非常不容易的。后來該護士在上海工作、成家,生活得很幸福,也一直對戴葆源心懷感激。所以當年的護士們,提起戴葆源主任,都說對她是“又喜歡又害怕”!
    1978年6月,中華護理學會安徽分會恢復大會和常務理事擴大會議在合肥召開,戴葆源出席了這一有重大歷史意義的會議,并任常務理事。
    執鞭護理教壇,桃李開滿天下
    1981年1月,剛剛把醫院護理工作理順,走上正軌的戴葆源接到通知,調動到醫學院工作。戴葆源雖舍不得護理部工作,但是作為一名老黨員,她絕對服從組織的決定,顧全大局,根據工作需要,戴葆源來到安徽醫學院,在教務處任秘書,承擔醫學教學的管理工作。1982年她開始開始籌備夜大高護班,任護理專業教學組長。在報批的同時,戴葆源著手制定教學計劃、確定培養目標、課程安排、以及聘請教師諸多事宜。1984年開始招生,首批開設了高級醫學技術和高級護理兩個專業,從參加成人高考的學生中,共招收了77名學生。為了讓夜大學的教學質量有所保障,戴葆源利用自己在護理學會的地位,請省內的知名專家和護理學會老師到夜大學講課;并聯系各醫院的護理部主任安排學生的臨床實習,使這些夜大學的學生所受的教育一點兒也不比統招的大學生差。戴葆源在夜大學工作期間,一如既往地嚴格要求學生,制定了一系列嚴格的規章制度。夜大學的實習部分涉及內、外、婦、兒、B超、心電圖、胃鏡室各科,還要完成病區講座、書寫責任制整體護理病歷,實習鑒定由各科室簽字,護理部簽字認可后,回到學校才能發證。當年夜大高護班培養了不少學生,如今都已經成為臨床上的骨干力量,有的走上了護理管理崗位,有的成為臨床護理專家。
    88年,戴葆源光榮退休。但她沒有離開崗位,返聘成教院發揮余熱,繼續工作到1995年才正式離開她鐘愛了一生的護理事業。
    退休后的戴葆源在家安享天倫之樂,終于過上了休閑的日子。喜愛音樂的她也終于有功夫可以坐下來,打開電唱機,裝上她珍藏了多年的磁帶,聽一聽《藍色多瑙河》和《我的太陽》,也跟著唱幾聲關牧村的歌。但她人雖然在家中,心卻系在醫院,每當學生、老同事來往,她都忘不了問一問醫院的情況。
    戴老深情地說:“我算是土生土長的安醫人,我是安醫培養出來的。從一個普通護士到護理負責人,我只是完成了應該完成的工作;厥讖那,我工作38年一直從事護理工作,從未離開護理,我熱愛這份工作!”(執筆人:戴芬)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下一篇: 朱一元:一位皮膚科專家的職業追求
    上一篇: 李從瑛:從業五十載瑛華耀安醫

    Copyright © 2013 www.moonying.com 版權所有 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 -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地址:合肥市績溪路218號  郵編:230022  電話:(0551)62922114  傳真:(0551)63633742     皖ICP備11004440號-2  全程網絡支持:安徽炎黃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當前在線人數: 位    皖公網安備:34010402701077 
    棋牌游戏下载